凍凍冬

2727党,喜欢普鲁士,各种各样的绿色赛高!口头上主营数码兽然而在肝各种别的游戏【es只发晃牙的翻译已经发完了不需要关注我谢谢合作——】

一遍又一遍的細碎親吻【--】

“吃饭的时候、思考的时候、睡著的时候、发呆的时候,还有开心的时候惊讶的时候认真的时候著急的时候难过的时候犹豫的时候愤怒的时候、生涩时央求时忍耐时害羞时屈辱时恍惚时哭泣时失神时明明都那麼的可爱可爱到让人生气居然还说只有他开什麼玩笑没有自觉也要有点警觉啊啊真想把『 』监禁在只有他知道的地方只有他能看到触碰拥抱亲吻抚摸拥有可是『 』绝对绝对会生气的会讨厌他的吧虽然只要有『 』的话怎样都好但果然还是不想被讨厌。”

(诶…先斩后奏了不过可以转载的吧【。)

掌聲停滯:

※練手用
※單就題目要求來說第二和第四題有了……有點糾結
※因為OOC的有點痛所以碼了CP,也稍微把關鍵字屏蔽了,嗯
※渣有,慎入
※來源: http://i.imgur.com/x87Ztff.jpg

6.一遍又一遍的細碎親吻(?)

遍佈全身上下的溫柔印記是他的專利。
帶著無比燦爛的笑容,那傢伙這麼說過。

儘管實際上烙下印記的做法跟溫柔這詞搭不上半點關係,在專利方面他倒是挺爽快地同意。再說,除了眼前這傢伙之外也不會有人喪心病狂到對他做這種事,要是真幹了多半也是抱持著滿腹的殺意,他也不會活到只留下疤痕而是當場斃命。
畢竟他可是被瑞士軍刀劃破切開無數次皮膚,才在一句不知所以然的“完美”下結束痛楚。然後無數次無數次無數次的被剝開血痂,直至血小板盡責地填補每一個破洞,那溫度總是偏低的唇才會離開他疤痕蜿蜒的背,一一探訪落在各處的傷口,以親吻回答他對傷痕提出的任何疑問。
每次都只能想著這傢伙是不是仍會感到不安什麼的任著他去,果然太縱容他了吧。


除了你,誰還會幹這種變態事。
『 』漲紅著臉回答過他。

『 』總是沒有自覺得過份。
吃飯的時候、思考的時候、睡著的時候、發呆的時候,還有開心的時候驚訝的時候認真的時候著急的時候難過的時候猶豫的時候憤怒的時候、生澀時央求時忍耐時害羞時屈辱時恍惚時哭泣時失神時明明都那麼的可愛可愛到讓人生氣居然還說只有他開什麼玩笑沒有自覺也要有點警覺啊啊真想把『 』監禁在只有他知道的地方只有他能看到觸碰擁抱親吻撫摸擁有可是『 』絕對絕對會生氣的會討厭他的吧雖然只要有『 』的話怎樣都好但果然還是不想被討厭。
那麼,只能在自己的東西上面寫上名字了。
每當撕咬去痂痕的傷口滲出點點腥紅,舔吻著因刺痛和快感交織而顫抖的背脊時,胸腔總有什麼快滿溢而出似的充漲。從喉嚨奔馳而上的情感喧囂著嘈雜,最後吐出的只有一聲聲含糊甜膩的叫喚。他知道的,就像自己的名字終有一日會成為『 』背後無法抹滅的印記,他的存在也會一點一滴地穿透皮膚融進體液流入血管,在不知不覺間變成『 』的一部分。
吶,是吧。


關鍵字屏蔽後的拉線,Fin。

评论

热度(10)

  1. 凍凍冬掌聲停滯 转载了此文字
    “吃饭的时候、思考的时候、睡著的时候、发呆的时候,还有开心的时候惊讶的时候认真的时候著急的时候难过的